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心理课堂

好人逃避了什么?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10-08 10:23

好人逃避了什么?

 首先说一下,所谓的好人与坏人,是应该加上“”的,并不是真的好人就是好人,坏人就是坏人,但到处都打引号,这太麻烦,所以就不打了。

 圣母总是和渣男在一起。

 好人总是和坏人在一起。

 好人,难道仅仅就是在追求被虐吗?或者,只是为了追求虚幻的道德自恋感吗?当然不是。一个说法是很有道理的——我们的所有行为,都是在追求好处,问题仅仅是我们是否知道,自己在追求什么好处。同时,当我们死活就是做不出一些很简单的事时,那也是因为,我们在逃避这些貌似简单的事情背后藏着的,让我们惧怕的东西。套到好人身上即,好人和坏人在一起,是在追求一些坏人能提供给好人的好处;好人就是不能拒绝坏人的盘剥,是因为,看起来很简单的拒绝行为背后,藏着让好人惧怕的东西。

 好人和坏人在一起,首先有这样一些显而易见的好处。第一,大家都同情好人,哪怕是不喜欢好人,并对好人敬而远之,但仍然会对好人报以同情。第二,好人和旁观者都容易觉得,问题都是处在坏人身上,好人与坏人关系中的所有问题,都是坏人导致的。好人、坏人与旁观者,组成了一个三元关系,好人在坏人那儿,丧失了很多利益与好处,而在旁观者那儿,以及自己心中,收获了一些同情。如果旁观者足够庞大,那么好人还可能借旁观者的同情分将局面扳过来。第三,好人还有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好处——保持关系的继续。好人很担心一旦发起攻击性,关系就会丧失,而自己就陷入孤独中。以上这些好处,很容易被分析出来,然而,好人还有一个隐蔽的好处——借坏人来应对外部世界。

 每个人的世界可以分成两个部分:以亲密关系为核心的私人领域,以工作关系为代表的社会领域;私人领域的规则是珍惜,社会领域的规则是权力。这并不是一个多么成熟的思考,但暂且就先这样来讨论吧。

 怎样才能在社会领域把握好权力规则?关键点是,如何表达你的力量,也即攻击性。一谈到权力,我们都容易觉得暗黑,那么,要把握好权力规则,对一般人而言,就意味着要进入暗黑的世界。这会让我们惧怕。所以,很多人期待过简单的生活,彻底不理会权力规则,彻底不理会人性中的黑暗,而追求单纯的真善美。如果世界能这么简单就好了,如果就守着珍惜规则,去处理一切人际关系就好了。但可惜,除非你能证悟到,权力规则和珍惜规则是一回事,否则,人没有简单活着的福分。首先,如果你只使用珍惜规则,而不使用权力规则,那么,你就很难在现实世界中生存。其次,即便在私人领域的最核心部分——亲密关系中,也仍然存在着暗黑的权力之争。一个朋友,总想着靠一颗单纯简单的心走遍世界,她的所作所为,总让我想到一个词——天下无贼。在我看来,王宝强并不愚笨,但他戏里戏外都想抱着同样的态度,宁愿想着天下无贼,结果,他身边就有大贼。并且很有意思的是,他不仅有宋喆马蓉,他还和王楠老公是好友。见过太多亲密关系,会有这样的矛盾:一个蠢呆萌(并非真的是智商低而是想简单活着)的人,会喜欢上一个阴险、自私的配偶。这看起来很危险,有可能会被阴险自私的配偶活剥生吞,但其实也有合理之处,这个善于使用权力规则的配偶,可以帮这个抱着天下无贼态度的人,去对付现实世界中的各种贼。就是说,这个回避了权力规则的人,要借助这个太想乃至太会使用权力规则的人,来保护自己,并帮自己处理现实世界中的各种权力利益关系。

 相对而言,如果是好男人配一个坏女人,那么看上去就不是那么协调,因为好男人会宅、会缩着,而不能像男人一样,有力地去应对复杂的权力关系,而坏女人去努力使用权力规则时,总显得不协调。相反,如果是坏男人配一个好女人,那么就协调了很多,男人像狮子一样去应对外部世界,强有力地使用权力规则,女人则在家中使用珍惜规则,这样的内外之分,就协调了很多。因此,很多女人理想的男人是“他一辈子傲慢不羁,但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我”。说到这儿,好男人就该知道,自己为什么不够受欢迎了。不过问题是,权力规则和珍惜规则的平衡不好把握,一个太会使用权力规则的人,不仅是进入了黑暗,也可能会被黑暗彻底侵蚀,于是变成,对所有人都使用权力规则,对身边最不设防的那个人也不例外,甚至盘剥最严重。

 讲到这儿,就有点讲远了,还是回到那个最简单的说法上:只想使用珍惜规则的好人,找到太想乃至太会使用权力规则的坏人,就逃避了面对社会领域的种种焦虑。这些焦虑包括:第一,进入黑暗的焦虑;第二,弱小的焦虑。先说第二点——直面自己弱小的焦虑。要想玩权力规则,就必须展现力量,并知进退,而力量的展现,也是一个很深的学习过程,如果你是一个胆小的人,也来自于一个整体上胆怯的家族,那么你其实是惧怕展现力量。展现力量即展现攻击性,而胆小的人,担心一展现攻击性,就会被强大的他人报复乃至给灭掉。受这份恐惧的裹胁,干脆就只表现“善良”好了。但没有力量的这种善良,其实是讨好与顺从。讨好并顺从强大的他人,让他们不要攻击自己。所以说,好人的好,既赢得了道德自恋,与他人同情,还借助坏人,而逃避现实世界的压力,这真是有莫大的好处。再说说进入黑暗的焦虑。一位朋友,她的父母人都太好,面对亲人的严重盘剥,不能做出有力而合理的防御措施,而我和她深谈这件事时,她也很容易陷入到僵局中,觉得好像和父母一样,真是什么都做不了。但谈着谈着,她说她发现,每当谈到,她父母对亲人可能有的恨意时,她都产生一份莫名的恐惧,不是对外部的惧怕,而是对内在什么东西的惧怕。我让她安静下来,去体会这份惧怕,她的惧怕一下子达到了顶点,她简直是实实在在地觉得,她身边有一个真实的鬼出现了。这个恐怖的鬼,就是太好的好人心里的“怨恨”。太好的好人,一直压制着这份怨恨,结果怨恨只能在潜意识中,而不能浮现在意识中,而要出现时,就会被好人觉知为鬼。鬼的特征就是恨与攻击。并且,这个鬼无论是在梦中,还是生活中出现,好人一开始都会觉得,这是一个外部的鬼,而且它要攻击自己,但试着和这个鬼对话,就会发现,这个鬼是来自于内部,是好人一直屏蔽了的怨恨。你好人程度越重,对怨恨的屏蔽时间越久,就意味着,这个鬼的可怕程度就越重,而它一旦浮现,你对它的恐惧也就越重。这是超级好人们同样恐惧的部分。结果变成,越是严重的好人,越要使劲和这部分对抗,生怕这个鬼,和自己融合。具体就表现为,超级好人们死活就是干不出坏事来,就是不能拒绝,不能保护自己利益,也不能对坏人行使必要的报复,表达必要的恨。对胆小的焦虑,和对怨鬼上身的焦虑,在好人身上,会同时存在,而且严重程度不相上下。好人如果不想再做滥好人,就需要去一点点学习,如何合理地使用自己的攻击性。

 原始生命力都是带着攻击性的,而它之所以不能展开,就是因为这样的两个焦虑:一,担心一表达攻击性就被报复,乃至被灭掉;二,担心表达攻击性时会伤害到所爱的人,而自己也变成了陷入黑暗而不能自拔的坏人。所以,尽管你学了心理学,一再听到弗洛伊德的说法:性和攻击性是人类的两大动力,并且,也一再受到我的蛊惑——把攻击性活出来吧,攻击性就是生命力。但你就是很难做到。一个孩子,最初展现他的攻击性时,也是需要无数次练习,而体验到,他不会被灭掉,也不会灭掉父母等所爱的人,而后逐渐地能顺畅的、人性化的表达自己的攻击性。一个成年人也是如此,需要无数次的练习,同时,需要觉知。觉知打开了对攻击性的封印,但真实的成长,需要切实的练习。

 可能很多朋友会说,啊,可恶,你怎么又只是做了分析,而不告诉我们具体该怎么做呢?!

 是啊,为什么就不能有那么具体的一步步的做法,让我们好人按部就班地就可以把力量活出来呢?因为,焦虑就是生命的本质,现实性的焦虑需要,需要与现实的真实碰触中去体悟。道理说再多,也不能替代现实的真实碰触。愿我们能练习活出自己的攻击性,而直面这份焦虑。


附件下载:

【上一篇】:

版权所有:安阳学院心理咨询中心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:0372-3879525
网站维护:网络中心 技术支持: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 问卷管理

豫公网安备 41050202000151号